• <ins id='lzbkj'></ins>

    <code id='lzbkj'><strong id='lzbkj'></strong></code>

  • <acronym id='lzbkj'><em id='lzbkj'></em><td id='lzbkj'><div id='lzbkj'></div></td></acronym><address id='lzbkj'><big id='lzbkj'><big id='lzbkj'></big><legend id='lzbkj'></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lzbkj'></fieldset>
    <dl id='lzbkj'></dl>

        1. <i id='lzbkj'><div id='lzbkj'><ins id='lzbkj'></ins></div></i>

            <span id='lzbkj'></span>
          1. <tr id='lzbkj'><strong id='lzbkj'></strong><small id='lzbkj'></small><button id='lzbkj'></button><li id='lzbkj'><noscript id='lzbkj'><big id='lzbkj'></big><dt id='lzbkj'></dt></noscript></li></tr><ol id='lzbkj'><table id='lzbkj'><blockquote id='lzbkj'><tbody id='lzbk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zbkj'></u><kbd id='lzbkj'><kbd id='lzbkj'></kbd></kbd>
          2. <i id='lzbkj'></i>

          3. 2019剛開始,但我已認定這部電影會是今年的最佳懸疑片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日本乱伦在线电影_日本乱人伦AV在线_日本妈妈2中文版视频

            文 | 栗子

            【溫馨提示:文本有劇透,請酌情觀看哦~】

            2010年,有部超神的短片,豆瓣標註14萬人評分卻依然保持在9.2分。這部短片就是法國的《調音師》。

            後來,印度把短片的版權買瞭過去,拍成瞭一部長片電影,《看不見的旋律》(又名《調琴師》)。

            這部電影豆瓣評分8.7。說實話,我覺得這個分數低瞭,和原短片持平的分數完全對得起。

            優雅的法國和咖喱味的印度,這種搭配聽起來怪怪的,但意外的是結果竟然還不錯,甚至比原本的味道更豐富。

            這部電影在印度早就上映瞭,但是國內的觀眾大多都是剛剛看到。盡管2019年才剛剛開始,但我覺得它已經可以成為我2019看過的最好看的懸疑片瞭。

            短片《調音師》講述的故事是一個鋼琴師在比賽中失敗瞭以後,裝成盲人做調琴師,卻遇上瞭一樁命案。故事就在這裡結束,鋼琴聲和緊張的琴師,以及他身後舉著槍的殺過人的女人。琴師知道,他必須要繼續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彈下去。

            電影的主人公和故事主線基本上和短片一致,但我們不能因為這一點就忽略改編的難度。《調音師》隻有14分鐘,而《看不見的旋律》足足139分鐘。如何在保留亮點的基礎之上出彩,很難。

            《看不見的旋律》作為一部優秀的懸疑片,針對電影劇情中的各種神反轉解讀的影評已經不少瞭。栗子今天不想把這些作為主要內容,我們主要來聊一聊,這部電影的改編怎麼就這麼成功。

            隻要經過對比,其實不難看出《看不見的旋律》創作者的心思,他們非常清楚原作品中的東西有哪些是他們要留下的,哪些是不夠的,哪些是不要的。

            首先,男主人公一定是要留下的,這是這部電影的亮點和一切故事發生的基礎。其次,男主人公目睹殺人事件是要保留的,這是故事的主線。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其他人物和故事要怎麼繼續下去。

            其實《看不見的旋律》裡幾乎所有的主要人物都可以在原短片中找到影子。

            在短片《調音師》中,有一個以閃回的形式出現瞭幾十秒的女孩,是男主人公的客戶,以為男主人公是瞎子所以大方地在他面前脫下衣服,跟隨著音樂跳舞。這個女孩成為瞭電影中的女二號Sofie,並和男主人公展開瞭一段美好的戀情。

            短片中戲份非常少的女殺人犯在《看不見的旋律》中是為瞭彌補謊言屢次犯案女一號Simi。

            被殺的男人也不再是一具沒有臺詞的屍體,在電影中他變成瞭退役的知名演員,而Simi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短片中發現瞭男主角秘密的老板最有趣,變成樓下好奇心強烈的小男孩,發現瞭男主角Akashi不是盲人的秘密。

            於是影片的前段呼之欲出:

            想去倫敦參加鋼琴比賽的Akashi是一個盲人琴師,一直在努力賺錢攢去倫敦的路費。因為無法忍耐總是被女學員性騷擾的他辭去瞭鋼琴老師的工作,機緣巧合成為瞭Sofie父親酒吧的演奏人員,以及Sofie的男朋友。中間幾次Akashi想要告訴Sofie自己並不是盲人,而是為瞭更好地練習鋼琴才裝作盲人的,但似乎總是找不到機會。

            忽然有一天,酒吧裡來瞭一位客人,是一名已經退役的演員(現在是商人),過幾天就是他和妻子Simi的結婚紀念日,他想請Akashi去傢裡為他們演奏鋼琴。

            故事到這裡,充滿瞭愛情的甜蜜和主人公隱瞞秘密的苦澀,以及小日子蒸蒸日上的喜悅。由於男主人公鋼琴師的身份,所以印度電影特有的尬舞也顯得非常合理。

            真正的神改編也正是從這裡開始。

            Akashi目睹瞭Simi和她的情夫殺人、搬運屍體,憑借盲人的身份躲過一劫。就在他來到警局打算報警的時候,發現Simi的情夫就是警局的老大,他隻能選擇默不作聲,並不得已替兩個殺人犯做瞭假證。

            眼睛並沒有盲的Akashi心卻不得不盲瞭。這是電影第一次印證開篇的那句話“什麼是生命,這取決於肝臟。”

            在死去的丈夫的葬禮上,Simi的鄰居老太太告訴警察這個案件有蹊蹺,按照Simi的說法,那天去到她們傢的一共有兩個人,琴師和丈夫。但她明明記得還有一個健壯的男人(情夫)也去過Simi傢,如果她再見到那個男人,一定認得出。

            警察回去把這件事告訴瞭老大,也就是情夫。情夫和Simi為瞭掩埋真相,再次把老太太殺死。不幸的是,這再一次被Akashi看到瞭。但謊言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於Simi如此,於Akashi也如此。

            隨著劇情的發展,Akashi不是盲人的事情終於被Simi知道瞭,她將Akashi變成瞭一個真的盲人。就算他再去翻口供,也不會有人再相信他瞭。

            畢竟,他現在是一個真瞎子瞭。

            與此同時,Sofie也從樓下小孩偷拍的視頻裡知道瞭Akashi並不是盲人,傷心的她去找Akashi對峙,卻發現瞭Simi,Simi裝作Akashi的情人,氣走瞭Sofie。

            多麼諷刺,Sofie發現他不是盲人的時候,他已經是盲人瞭。

            同一事件從兩個方面給瞭主人公絕對打擊。

            情夫得知Simi沒有殺死Akashi特地來送他一程,Akashi拼命地逃離,暈倒在瞭路上。被曾偶遇過的出租車男和賣彩票女救瞭,但他們並不是救他,而是要把他送到醫院取肝臟。Akashi承諾大量錢財換取自己的生命。而換取大量錢財的方式就是“報復”。

            這是影片第二次點題:什麼是生命,這取決於肝臟。

            於是Akashi利用他知道的秘密展開瞭他的報復行動,勒索情夫、綁架Simi,但卻遭遇瞭出租車男和賣彩票女的背叛。

            被關在同一個房間的Akashi和Simi成瞭同盟,那是Akashi在整部電影中唯一的人性光輝時刻,盡管Simi曾經傷害過他,但他在那一刻卻選擇瞭幫助Simi,卻又遭到瞭Simi的暗算。混亂之中,Akashi救瞭要取他腎臟的醫生。為瞭報答Akashi,醫生不僅背叛瞭出租車男兩人,還要帶著Akashi去歐洲,在歐洲有一個有錢人的女兒急需匹配的肝臟,而Simi的肝臟正合適,這比之前敲詐Simi的錢更多。而且,Simi還可以把眼角膜移植給Akashi。

            這是電影的第三次點題:什麼是生命,這取決於肝臟。

            多年以後,Akashi在歐洲小酒館的演出中再次偶遇瞭Sofie,這一次,他向她坦誠瞭過去,而那段沒有結尾的“歐洲取肝臟之行”也得以解密。

            當年,他並沒有同意和醫生一起倒賣Simi的肝臟,但眼睛看不到的他什麼都做不瞭,隻能不停地乞求醫生。醫生下車給Simi打迷藥,卻被Simi反殺,但Akashi並不知道這會兒開車的已經不是醫生瞭,於是依然乞求醫生不要殺死Simi。Simi把他扔下車,本來打算放他一馬,卻又反悔開車沖他撞過來。

            這時,一隻被獵槍驚瞭的兔子撞到車上,

            Simi因車禍身亡,他得救瞭。輾轉來到歐洲,繼續他的夢想。

            因此,連拐杖也是兔子頭的。

            這時,Sofie說:她對你做瞭那麼過分的事情,你就應該取瞭她的肝臟,用她的眼角膜。

            兩人約好改日再見。

            男主角走過街角,用拐杖準確地打飛瞭一個易拉罐。

            證實瞭,Akashi並不是盲人。也再次點題“什麼是生命?這取決於肝臟”。

            原諒我為瞭讓以下的論述更清楚必須把電影情節講清楚。

            盡管發生瞭這麼多事,但這部電影絲毫不會讓觀眾覺得混亂。甚至我一開始覺得有些沒必要的人物Sofie也因她對於Simi的觀點變得更立體且具有意義。

            這是由於電影的表達目的非常強。電影的表達中心一是那句文中多次提及的“What is life?It depends on the liver.”,二是“盲”。

            前者是所有人物的動機和電影的中心表達,一句話點透瞭利益與生命的關系,以及生命與心的關系。這句話電影中翻譯為瞭“什麼是生命?這取決於肝臟”,我以為應該同時有兩個翻譯存在,另一個該是“應該怎樣度過一生?這取決於人心”。也許這個翻譯並不考究,但這兩句就是電影的中心表達的面與裡。

            後者。Akashi經歷瞭裝盲,真盲,再到裝盲的三個階段。但心卻一直是盲的。其實Akashi卑劣的人性在影片最開頭就有瞭暗示,表面上是為瞭練琴裝盲人,但實際上是為瞭得到更多的照顧,享受更多的福利。

            導演從一開始就沒有對人性抱有任何的希望,所以結局並沒有理想主義的Happy ending,當然也沒有對人性的解讀和解決,他隻是擺出來讓觀眾看一看。

            而說回改編,這兩個中心其實都取材自原短片,但如何發揮一定是《看不見的旋律》創作者的功勞。

            這也是《看不見的旋律》和國內眾多改編電影不同的地方。其實原片和改編的片子就像食材與菜,選定瞭食材後最重要的是要先選擇食材最適合做菜的部分和搭配方式:菜根要不要擇?菜葉是用來炒還是擺盤?放辣椒還是豆瓣醬?

            國內很多改編電影甚至不知道要做的是川菜還是粵菜就來者不拒往鍋裡一扔,但是,放兩顆辣椒的東北大亂燉不能叫川菜,放糖的東北大亂燉也不能叫粵菜。

            “What is life?”,不僅僅是每個人應該思考的關於自我的問題。也應該是這個寒冬,每一位影視從業者應該去思考的問題。

            我們要怎樣活著?

            我們要拍出怎樣的作品?